中國清末學者魏源之『海國圖志』以「海防」論來講究「攘夷」策。例如:「籌海篇」中說:夷之長技有三,一是戰艦、二是火器、三是養兵練兵之法。
該書的60卷本在美國艦隊要求日本「開國」的次年(1854年)傳到日本,而在1855和1856年間,相繼有二十種的日文訓點的翻刻本和日譯本出版。在嘉永、安政年間,志士佐/久/間/象/山、吉/田/松/陰、安/井/見/軒、橫/井/小/楠、橋/本/左/內等,競相耽讀此書。例如橫/井/小/楠,讀了『海國圖志』之後,越發主張「開國」,為此連續有一百天忘記吃午飯。

啊啊~ 好想把<<幕末維新的個性>>小/楠與春/嶽那本敗回來呀~ 岩/倉那本也想要~ 大久/保那本也.... 全套算了(掀桌~)


花外楼
http://www.kagairo.co.jp/
隨著明治6年因為征韓論而下野的西鄕等人,以及明治7年因反對征台而趁大久保不在時逃(w)下野的木戶,明治新政府一時間薩長閥代表人物只剩下大久保一個,而下野的其中幾位又不安分地蠢蠢欲動。為了收拾事態,所以大久保想盡辦法、不擇手段,也要長州閥的代表木戶再回到政府裡(繼續當擺飾w)。

由井上馨與伊藤博文居中斡旋,大阪會議於明治8年展開協商,重要角色三人想法大致如下:

大久保--希望木戶回到政府裡以減少外界極權專制的批判反彈,管木戶提什麼條件先應了再說。(什麼從此決定一定跟隨、下跪磕頭也好、連搓衣板也跪了,可回到政府裡依然故我地繼續亭主關白w~) 板垣?? 讓木戶同意回政府的おまけ罷了不重要~且放在外面搗蛋還不如收回中央牽制較好~
木戶--希望聯合板垣來一起抑制大久保的專權,增加自身的發言影響力,所以板垣一同進入政府是必要的。
板垣--利用木戶的影響力來快點開設議會~

雖然三人各懷著三樣的心思,但大阪會議就在酒席與歡談中結成,經過一個月左右的議論終於達成定論,木戶十分高興,提議將當時作為大阪會議舞台的料亭「加賀伊」改名為「花外楼」,拿起看板就開始揮灑筆墨www~ 也就是如上連結中之老店www~

大阪會議之後續:
板垣急著要招開議會(激進改革派),但木戶認為現況以制定憲法優先(漸進改革派),急忙開設議會只會造成國政的混亂。由於板垣將政府弄得烏煙瘴氣,且又突然與守舊派久光聯手使木戶兩面不是人遭受各方指責,所以大阪會議所決定的體制僅僅半年即崩壞,而大久保有司專制的政體變得更形穩固,木戶發言權也更為低落,並且隨著疾病的惡化、政治活動的參與也少了。之後木戶政治主張基本不被採納,想辭職也辭不了,甚至,想什麼都不管了帶著妻子和井上馨夫婦一同到國外,也被勸著受命擔任宮內省職務而最後不了了之.....但終歸還是因為他始終拿不起又放不下,因為存在著理想,所以看著它醜陋的現實而痛苦,卻又無法真正隱遁。

木戶抱怨書信(w):
浪華においても大久保始め言葉は丁寧きわまり満身汗を生じ候心地いたし申し候。しかして政府上へ一度出候あとは、まったく無銭の田舎野郎が全盛の青楼に登りし形況のごとく汚辱を受け来たり不快、実に一言半句も決して益なきを知る。
在浪花(大阪)時大久保姿態低到讓我滿身流汗,可一旦回到政府後,(我)卻像是身無一文的鄉下無賴(w)登上了全盛的青樓,深受此般侮辱實在不快,再多說一句半句也無益....



還有某處看到的木戶簡介~  笑倒噴茶~  某幾句好神!!www~
桂小五郎(1833-1877)
長州藩士。十六歲時,成為吉田松陰的門生。在松陰那學習後,又到江戶的齊藤彌九郎的道場學習劍法,後來成為教練,但是,他雖然有一手好劍法,卻從未殺過人。二十五歲時,因藩中的工作來到江戶。此後又到京都,成為活躍的勤王志士。由於向諸藩積極的提倡尊王攘夷,所以對中央政局有很大的影響力,但因為受到公武合體派的公卿與會津、薩摩藩組成的反對派的排除,以致在八月十八日引起政變,喪失在長州的勢力而歸藩。後來,為了挽回長州藩的名義,再度進入京都。然而在京都捲入新撰組的池田屋襲擊事件,禁門之變(長州為恢復勢力,在京都宮廷附近,和幕府、會津、薩摩藩軍衝突的事件)而逃難。此後,將長州藩論統一為倒幕,而且,在締結薩長同盟時也擔任了重要角色。在明治政府時期,改名為木戶孝允,對於建立近代國家的基礎盡了很大的力量。
生性孤僻、穩重成熟,但也是個妒心極重的人。然木戶有一種少年般的純真,只要站在為國家的立場勸說,即使是殺父仇人,他也會和對方握手言和;明治政府在其心中的地位,猶如忍痛生下的親生子
遊歐歸國後,認為「憲法乃萬機之本」,以此保障人民、約束社會,日本才有將來可言;由衷認為必須賦與人民參政權。終其一生均在消極抵抗大久保利通獨裁的明治政權
木戶幾乎不讀書,靠道聽塗說而來的知識作為其時務論,但卻無奇矯偏頗之處。

生性孤僻到底是為什麼www~ 這人還是結交不少與政治完全無關的朋友一起舞文弄墨花天酒地的,容堂公、奧原晴湖等等,而且家裡養子養女、食客們一堆每日進進出出,數量還一直在變動,搞得連太太松子都快受不了了w~

穩重成熟,嗯,其實都是被逼的.....有高杉這個一向只管殺不管埋的人,所以練就了一身極致的擦屁股收爛攤子功夫w~

妒心極重.....,因為自己一手帶上來的孩子伊藤跑去和大久保交好而生氣....,還有那封寫給岩倉的信說: "大久保都只聽那些輕薄才子(伊藤)的話,都不聽我的話......" 不知為何,這性質對我來說也是萌點XD~

少年般的純真~  嗯嗯,幕末的政治家,明治的革命家(by司馬) 幕末縱橫機略的人,到明治後反而純真理想化了=w=~

明治政府在其心中的地位,猶如忍痛生下的親生子~  所以不管怎麼說,明治之母是必然的...........

終其一生均在消極抵抗大久保利通獨裁的明治政權。  好句呀淚目.......

附帶一提: 經統計,同人中桂本命日站99%是明治時期的木戶孝允(確切說桂相關的只有一家,主高桂外加齊藤家的鬼歡桂,桂高雖然不少,但因為站主本命高不計算入內),其中內容80%,直接集中在木戶人生的最後三年,也就是明治七年失勢後 = =.......

我也不曉得為什麼,同人的話最喜歡這段.......大概是磕磕绊绊淚流成河還是走下去,激發起我(以及某人??)的嗜虐心吧(被打飛~~~)

幾乎不讀書、道聽塗說w~   我是不曉得啦,但桂20多歲某日剛到江戶時某夜睡不著覺的日記是: "半夜睡不著覺,起身來讀<<出師表>>",可見那個時代的武士教育很恐怖的......後來忙著逃難、忙著倒幕、忙著建國,確實也可能沒什麼時間讀書.....但吸收各人的想法融會則是一定有的,也不能說是道聽塗說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tty302 的頭像
betty302

薩摩芋と夏蜜柑

betty3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