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jpg
by 大河宛如飛翔 左:大久保(鹿賀丈史) 右:木戶(田中健)
(從nico短片上的截圖,畫質就不要太計較了....)

眾人對木戶與大久保的評論(八卦?)談:

春嶽公
兩人誠然為維新之際的父母。


古川薰
兩人互相執著對方冰冷的手。




德富先生
大久保與木戶剛剛好了沒幾天就開始冷淡,貌似要繼續冷淡下去又開始變好,感覺就像關係不好的夫妻,只要同居就吵架,別居了卻想念對方的不得了。

可到底為什麼木戶對於大久保那麼重要?

如果說大久保最關切的人是誰,第一自然是西鄉。可是在西鄉準備回鹿兒島時大久保沒有要把他留在東京,也沒有親自去鹿兒島費力勸說西鄉回來,卻為什麼獨獨對木戶採取這種殷勤行為?

不問問大久保本人相信很難有答案。

或許有人會這麼說,大久保太瞭解西鄉了,所以,知道即使去做也沒有結果才沒有去做。但如果讓我說,一定是大久保知道自己與西鄉兩雄無法並立,所以只有把西鄉逐出閣外然後不聞不問。而西鄉也看清楚了自己與大久保兩雄不可能並立,所以一拍兩散離開東京後就再也不會入京了。兩雄不並立這詞送給明治六年後的大久保與西鄉再合適不過了。可大久保始終相信西鄉是自己的青梅竹馬、好朋友、盟友,即使有叛亂發生西鄉也絕對不會動搖一分。

那麼,木戶與大久保並立了嗎?起碼大久保一定是非常想並立。一方面木戶代表長州,為了維持當時的政局大久保認識到必須要維持木戶的地位,另一方面自薩長同盟以來,木戶擁有大久保所無法擁有的東西,或許大久保認為這個對他自己來說十分必要吧。在大久保眼中木戶無疑十分麻煩,但即使麻煩卻有可以忍耐的價值,所以不管犧牲什麼也要把木戶留在身邊,任何時候都追在木戶後面,為了把人弄回來費心費神。

對於大久保,木戶的存在有一個國會以上的力度,也有一個國會以上的效果。




另一段(也是德富先生寫的)

大久保的價值所在

大久保無疑是日本歷史上偉大的政治家之一,誰也沒有懷疑的餘地。

他並不只是將人當作政治上的道具使用,而是理解人材使用之道。
他並非來者不拒、去者不追,有賢才之士就親自追求交往,而棄他去者,若認為是對國家有用之才,也會低下身段親自追從其後。

於是,他始終追在木戶之後,至木戶死去為止,始終對木戶不放手,此即為明證。




大阪會議附近的段落(還是德富先生寫的)

兩人的關係,就像是性格合不來的夫婦,分開時感到寂寞,在一起又感到拘束。所以只能不遠不近、不離不合的維持這樣,沒有其他辦法。大阪會議,就像是被丟下來的丈夫,去追他逃跑的妻子,讓她回到家庭來,從這角度理解,就能近乎得其要領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tty302 的頭像
betty302

薩摩芋と夏蜜柑

betty3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