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Jemima OswaldAmanda Cherry和關於調情的這門課

十月初,下午五時,醫院廂房內上鎖的特別房間。

「而Amanda是多麼吃驚,我看到她用這種方式看著我——

「慢著!」Remus只用了一半心思在聽,但他認為自己最好跟上情節的發展。

「什麼?」Sirius不高興地猛然停住。

「我想你是和Jemima出去,而我們正談論著的是。」

「你有在認真聽嗎?我是和Jemima出去來讓Amanda嫉妒。」

「但她們不是朋友嗎?」

「是阿,這就是重點。」

「行不通的。」

「行得通。」

「不,這是行不通的。女孩們在這些事上有個小小的規章——

「喔,誰在意?我讓Amanda Cherry看著我就像她再也忍不住要扒開我的衣服然後——

Remus背過身。這真是荒唐。老天爺,他正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呀。頭痛著、全身的骨頭痛著,全身上下有著上百個小抓傷和一個從胸膛下延伸至髖部和大腿的巨型爪痕。而他的手臂上還有個令人毛骨悚然的齒印;那齒印既巨大又尖利,顯然不該是他的牙齒,雖然它們當然是。

Pomfrey夫人似乎對治癒那巨大爪痕抱持著樂觀,但她有些擔心被咬傷的地方——傷口可能太深而無法在短時間褪去。

Remus知道他不能放著手臂上巨大尖利的咬痕不管而到處走動,所以它必須被用魔法熨平。真是見鬼的好!

他也流掉了不少血,但這顯然也不需要太擔心;Poppy只是嘖嘖地說:「你已經好一段時間沒像這樣了。」

不把那自我滿足的語調放在心上,而想想他的朋友們又是怎樣的德性?

他實在很想賞Sirius一巴掌並告訴他:「嘿!狼人現在正極度痛苦!」他想他們或許對這句話很厭煩了。沒錯,他當然很想表現的像其他同年紀的正常男孩,但James才剛丟下一句『祝你好運』就匆匆離開……聽起來甚至還很高興能擺脫他似的,就像是他們有些惡作劇要實行而不希望Remus從中干擾一樣。他們甚至再也沒來醫院探望他,或至少因為擔心他的康復狀況而來;他們只是閒晃地丟給他課堂作業、或是因為無聊了、或是因為他們想對他抱怨他們最近的女朋友

當他現在十一歲,他希望表現的正常,而像其他人般地被對待,但這不表示他們可以不用為他擔心、可以完全忽視他所承受的痛苦呀!

噢,你這頭沉溺在自憐自艾的可悲狼人。

Sirius!」他將心思從自身的抱怨嘀咕中抽離,回到Sirius身上。

「怎麼了?」

「行不通的。如果你甩了JemimaAmanda將會因為你甩了她最好的朋友而不願和你交往。所以,除非你能說服Amanda這是個好主意,且別告訴Jemima,而我保證這是不會——

「在這同時:你正建議著我同時和他們兩人約會

「我沒有!」他氣憤地喊著。

Sirius摸著下巴。「和兩個女孩同時約會……,恩,那麼,Sirius Black會不會成功呢?」

Remus重重地呻吟;當Sirius開始以第三人稱談論他自己,這總是個惡兆。「不會?」他小聲地提議。

「會只要加點浪漫因子,總是會成功的。我們可以是不幸的戀人,就像你說的《羅密歐與茱麗葉》一樣。」

「我想你完全沒領會那個故事的重點。」

「我告訴她我不能沒有她,我從不想傷害她的朋友,但我是那麼地愛她——」他雙手握緊拳頭,熱情激昂地凝視著天花板。

「事實上,你根本沒讀過《羅密歐與茱麗葉

「我有!聽好了:那邊窗子裡亮起的是什麼光?呃……bluhbluhbluh……而我在走廊上撲倒了她。笨蛋也知道!」

「他們自殺了。」Remus斷然地告訴他。

「我不會那樣做的,不管怎麼說,那根本不是故事的重點。」

「那什麼才是重點?」

我在走廊上撲倒了她!我在走廊上撲倒她們!

Remus張開嘴巴,終於忍不住要對Sirius發脾氣,但他突然猛地咳嗽而濺出一點血。

「實際上,現在是Sirius Black人生中的一個重要時刻,一次兩個美好的美人兒,你難道不能至少一分鐘停止流口血嗎?」

Remus惱怒地擦著嘴唇。「我會好好的。為什麼Sirius Black不趕快滾開而去以他那亂用文句的手法和極度缺乏的魅力來向可憐的Amanda求愛。」

「我是充滿魅力的!」他堅持著,抽了張衛生紙揩去Remus嘴角的一些血。

「謝謝。」Remus苦澀地說。

「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不高興!」Sirius愉快地說著,而後離開。

                                         

已經過了午夜,而Remus仍舊清醒著。這是他變身中最糟的部份之一。嗯,第三糟的部份。最糟的部份是狼化的劇烈疼痛和必須以狼的姿態待一整晚。而顯然地,第二糟的就是必須在恐懼中等待月圓,從每次滿月的一個禮拜前開始,那種恐懼就不斷地增加,直到它真的到來。所以,這算第三糟的部份。在滿月夜整晚的活動及睡了整個白天後,他總是在隔夜半夜仍清醒著,全身疼痛而無法入睡。

此時,某個傢伙忽然猛地撲向他。

Mhhhhm!」他試著喊出聲,但被一隻手摀住了嘴。

「噓,安靜點。」這傢伙壓在他身上噓聲表示。是Sirius的聲音。他總是扮演著某種邪惡的怪物。某種十分特異的邪惡怪物。

Remus絕望地試著和它拼鬥,但他現在又虛弱又疼痛。「究竟什麼事讓你在這種荒唐的時刻過來?」他含糊地咕噥著,嘴巴依然被那隻手摀住。

「你的計劃——

「什麼計劃?」他問著,終於掙脫Sirius的手。

「你知道的,AmandaJemima?」

「你來只是要告訴我那件事?而且那也不是我的計劃。」

「好吧,不管怎樣,我才從占星塔那裡回來

「我不想知道。」

「為什麼不呢?就算你沒交過女朋友,至少也該對我做得多麼好感興趣吧?」Sirius固定住他,表情誠摯認真。

Sirius,聽著。」他苦惱地微微起身,伸出雙手扣住他朋友的面孔,使得Sirius有一瞬間面露震驚地看著他,而幽微的月光從窗外流洩進來。「我在醫院廂房裡,而我正極度痛苦。骨頭痛、皮膚痛、頭痛、甚至不知怎麼地,頭髮也痛。我的爪子撕扯了自己,某些令人難解的地方也受了傷。這實在無法不減少我對性的興趣。了解了嗎?很明顯地這是現在我的腦袋裡最不會想到的一件事。比起這件事,我寧願去跑馬拉松、或是去找Snape決鬥、或是把自己丟進充滿萵苣的黏巴蟲缸等著被啃蝕殆盡。為了防止你誤解,我重申,我從未對做以上那些事感興趣,明白了嗎?」說畢,鬆開手,咚地躺回床上。

「你哪裡出毛病了嗎?而且最後一項光是想像那詭異畫面就嚇到我了。」

「極度疼痛!那就是毛病所在。假如承受同等的疼痛,就算是你也會不再對性感興趣。沒錯,就算是。而且拜託你移開不要壓著我的腿好嗎?它們也很痛,你知道的。」

「真的嗎?那這對性沒興趣的狀態會持續多久呢?」

「只要疼痛還在。」他咬著牙說。

「真的嗎?所以每個月你有將近一個禮拜的時間對性不感興趣嘍?」他的聲音聽起來很吃驚。很明顯地,這是某件Sirius永遠無法了解的事。

「我沒惡意,但性衝動是現階段我最不需要擔心的事,所以如果你——

「你喜歡Jemima Oswald嗎?」

「不!請回到先前的重點,我現在感興趣的是、和她、和其他與這事有關的人。而我對和任何人為性事完全不感興趣。或是和任何生物——魔法生物或其他種類也好,或著和任何無生命的物體。」他補充以澄清。你永遠無法明白Sirius的腦袋是如何運作的。

「很好。」Sirius侷促地稍稍扭動,使得Remus的腿更加疼痛。

「走開!」

「很好。」他說著,匆匆地移開。「所以你不想來和我與Amanda進行二對二的約會了?」

「我想你應該是要和Jemima出去?」Remus不知道該怎樣才能讓Sirius滾開。Pomfrey夫人——有著她那無數對待病人的規範和各種大驚小怪,通常不允許號稱麻煩製造者的Sirius Black接近的人——在他最需要的時刻,到底上哪去了?

「沒錯,所以技術上你必須和Amanda約會,但之後我們在巧妙地對換過來

「行不通的。」

「行得通,你只需要和Jemima調情,而我對她遭透了,所以她認定你比較好,然後一切都可以順利成功。」

「真的行嗎?」

「沒錯,因為假如Jemima奪走了Amanda的約會,那她就不能因為Amanda奪走了她的約會而生氣,聰明吧?」

「這不是你想出來的,是吧?」

「恩,是Amanda。她真的很喜歡我!之前她只是假裝討厭我,但實際上她認為我神采翩翩、性感、美好而——

「請注意,我已經有點想吐了。」

Hm!」

「所以你預想這一連串動作的最後結果是怎樣?」

「呃?」

「這駭人聽聞之計劃的最終目標是什麼?」

「讓我可以泡Amanda Cherry。」

Remus用一隻手摀住眼睛而呻吟著。他真的無法忍受了。「你忽略了這計劃裡兩個關鍵的漏洞。第一,我沒辦法和人調情來挽救我的感情空白生活——

「早就想到了。我可以教你!我是個調情高手,所以我教你如何調情而你教我莎士比亞,這對雙方都有益。我相信我們可以好好應付下個星期六。」

Remus不理會他。「而第二,雖然不想再讓你的自我意識無限膨脹,但女孩們並不愛慕我,而和你相比,她們顯然更不可能看上我。所以我料想我們將花費整個約會時間讓她們對你搖尾乞憐,而我無聊的像個傻瓜。除非讓我帶一本書去看?」

「不行!這就是為什麼女孩們不喜歡你!你在其他人面前表現出你是個乏味無趣的人,但我們這些真正了解你的人知道實際上你並不是這樣。如果你明白有多少女孩想和你出去僅僅是因為你的朋友們是這樣刺激的人,像James Potter和我……

「我一點也不想花費任何時間在會這麼想的那些女孩身上。」

「看著吧,就算只是考慮考慮也好;你也該交個女朋友了。而Jemima並不差;她的手臂上雖然有可疑的濃毛,但她是個優秀的接吻者。」

「我不想要你那長滿手毛的被遺棄者,而我也絲毫不想和會笨到與你約會的蠢女孩出去。」

「別這樣嘛,她是個很有情趣的人。看著吧,只要嘗試看看。不管怎樣,你一定很需要接吻技巧的練習。」

「她不會想碰我的!」Remus已經了,當他說女孩們對他沒興趣時,因為她們真的對他沒興趣。

「我相信她會的。好吧,該離開了;該是偷偷潛回葛來分多塔的時候了,在沒有James的隱形斗篷下。」

「我確信你能應付的。」Remus冷冰冰地說。

Sirius在離開前將Remus的頭髮徹底揉亂,氣度瀟灑地大步離開,他的身影沐浴在月光下更顯得出色完美。Remus在他背後忌妒地瞪著他。對Sirius來說,在女孩面前表現得如此有自信是這般容易。

Remus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變得迷人。當然,他忌妒Sirius,因為每個人都想要那毫不費力的魅力和優雅、能夠對他人微笑而使那個人立刻愛上你。但如果要擁有這般迷人外表,就必須搭配與此相襯的人格特質,而這正是Remus所欠缺的,且如要具備,似乎是項太過艱鉅的任務。Sirius無疑地擁有它們;表面上,他形諸於外的是至高無上的傲慢,伴隨一種認為自己優越於眾生的氛圍,但是,一旦他有所求,他的表現又是如此的不同假如他想得到什麼,他可以是如此的衷心、如此令人信服、十足地充滿魅力而讓你無法說不。Remus知道,毫無疑問地,假如Sirius不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那麼他將不僅是痛恨Sirius Black及他那群眾多的擁護者,更可能也輕易地被這男孩的魅力所吸引。

但如果Remus想變得迷人,他比較想變得像James一樣;快樂、微笑、而健康,有點不整潔,但仍屬正常。每件事在James身上是如此正常,Remus忌妒它遠多於忌妒Sirius的財富和美貌。Sirius陰鬱、深沉而迷人,但James只是,嗯,James平靜而真誠實在。Remus知道就算是Sirius也忌妒著James,而Peter無疑是的。但Peter卻不幸地在某些時候也擁有迷人的特質,雖然這毫無幫助。Peter有著會讓某些老女巫說『噢!多麼可愛的小伙子!』的這種外表。這在劫盜四人需要Peter去引開一些路人的注意時很有用,向他們問路而使他們注意不到背地裡JamesSirius正進行的邪惡勾當;但這並不能為他贏得任何女朋友。儘管每個人的母親可能會因此非常高興,無疑地,假如她們的女兒帶他回家,她們將會說『噢!多麼可愛而有禮貌的男孩。』

但就算如此也比當個如Remus John Lupin一樣瘦骨如柴、病態、憔悴的傢伙好。他怎麼可能想著要和女孩子親近呢?從以前到現在?這根本是不可能的,而他甚至無法想像要和任何人發生真實的關係。無法想像在接吻之後該如何更進一步,當他全身上下總是充滿了可疑的抓痕和咬痕時。儘管如此,他相當安於當個單調無趣的人,假如這意味著沒有人會注意到你每個月總有幾次會因生病而缺席。如果他有了女朋友,這顯然不是件他可以解釋的過去的事;他已見識過某些女孩強烈的佔有慾——不管對Sirius或其他人,而他不認為自己能從中僥倖的逃過。

這些都是沒辦法和Sirius解釋的事。Sirius不僅不可能了解為何世界上其他人不能都像他一樣有自信,也不可能了解為何他們不能像他一樣聰明迷人。事實上,他似乎認為這都是他們自己的錯。

Remus下定決心,不管怎樣,他要逃脫掉這個約會,他必須這麼做。

 

 

 

後記:欠打的Sirius……

1.「我有!聽好了:xxxxxxxbrabrabraxxxxxxxx。笨蛋也知道!」(~~我就不知道啦>_<~~你到底在講什麼外星話~~)

'I did! Listen: what light breaks that window? Er...something. Tum ti tum ti tum...and I jump her in the corridor. Foolproof!'

(小潮註:那是羅蜜歐茱莉葉裡面的名台詞一句,大概就是羅蜜歐在那裡詠歎情人,原文是: Butsoftwhat light through yonder window breaksIt is the eastand Juliet is the sun. 翻譯作:輕聲些!那邊窗子裡亮起來的是什麼光?(茱莉葉從上方窗戶前走過)那就是東方,而茱莉葉就是太陽。

至於「他在走廊上撲倒了她」云云,那是Sirius胡說八道,要是小潮沒記錯,他只有騙到她幾個吻而已啦調情手法一流就是「我的嘴唇沾滿罪惡,請你用你的嘴唇滌清它們」(偷了一吻)「啊,現在你的嘴唇上有罪惡了,還是把我的罪惡還給我吧」(再偷一吻)其實到最後非常好笑XDDDD)

 

2. 顯然不該是他的牙齒,雖然它們當然是。<---那是狼的牙齒,不是人類的牙齒,但是狼和人都是Remus…so……

 

3. 本節萌點概說:

Mhhhhm!」他試著喊出聲,但被一隻手摀住了嘴。

他苦惱地微微起身,伸出雙手扣住他朋友的面孔,使得Sirius有一瞬間面露震驚地看著他,而幽微的月光從窗外流洩進來。<----Betty:好美呀,這幅畫面~~~

 

4. 這節連翻好幾段Remus的碎碎念,真是越翻越萌呀XD~~~(這人腦筋壞掉)

 

最後,其實整篇故事我最喜歡的是第三章記憶咒和第七章的Truth or Dare(Truth or Dare非彼Truth or Dare~~~)說,而且,在看過這些篇Truth or Dare後,我發現我最喜歡的是本篇裡的,好刺激呀>////<~~~但還有好長的一段路,我真的翻得到那裡嗎??(遠目…)其實真的有點想不負責地直接跳第三和第七章(喂喂~~)

 

阿阿~~為什麼後記都這麼長,大家請多多到會客室提供感想吧XD~~~交出來~~~交出來~~~(不交的話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tty302 的頭像
betty302

薩摩芋と夏蜜柑

betty3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