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們才一回到城堡,外頭便開始雷電交加下起大雨。因此他現在對Jemima的建議感到非常高興;他買到了終究最喜愛的巧克力蛋糕,而要不是她,現在他可能得遭受猛烈的傾盆大雨,而非窩在乾燥暖活舒適的床鋪裡。

他在被窩裡蜷曲著,拿著他的莎士比亞,一邊慢悠悠地吞嚥著蛋糕。而某個傢伙在這時闖了進來,他又濕又冷地呻吟著。

「請滾開。」

Remussssussssus——

「我很快樂,謝謝,而你現在打算把一切都搞糟。」

Fergus Patrick緊跟著我!」

「是嗎?」Remus連試著假裝驚訝或感興趣也免了。

「恩,很明顯他想見Amanda而且有點不爽。」

「你活該。」

「他打了我。」Sirius像狗一般地哀鳴著。

Remus轉過身看著他;他孩子氣的著嘴,展示他裂掉的嘴唇。「他打你是因為你正和Amanda在一起,還是因為你說了些什麼?」

「很痛。」Sirius補充著,無視那個問題。

「抱歉,得了,我給你一點蛋糕吧。」Remus伸手到床底下拿出一塊他特地買來留著——用以平復Sirius不能對Amanda為所欲為所不可避免的沮喪——的蛋糕。

Oh,我必須戒絕女孩子是吧?她們全部如此惱人。從現在起,我只要一個溫暖的朋友和一些巧克力蛋糕就好。」他蜷伏地挨在Remus身邊,用手指勺起一點密密的巧克力糖霜而後用舌頭舔著。「Oh,真好吃。你好;為什麼你不是女孩子呢?」

「需要我解釋遺傳學和基礎人體生物學嗎?」

「拜託不要。別搞砸它。你的臉上有巧克力。」

Remus抬起一隻手。「哪裡?」

「這裡。」Sirius伸出舌大大地舔了下他的臉頰邊,將巧克力碎屑舔去。

'Here.' Sirius licked all the way up the side of his face, presumably smearing it with chocolate off his tongue.

Ugh!」Remus推開他。

「所以在你和Jemima漫無邊際的莎士比亞經結束後,你們有了美好的進一步進展?」

「我們沒有做那類的事!事實上她已經有男朋友了!」

「啥?那女的騙了我?」

「你不也和她最好的朋友一起騙了她。」Remus提醒他。

「沒錯,但Sirius Black在這檔事上是能夠幸運成功的。」

「很明顯的他不能。」

「好吧,說對了。」

「所以你可以停止追求像Amanda那樣愚蠢的女孩了嗎?附帶一提,我討厭她。」

「現在我也是!她讓我挨了打!破壞了我完美的臉蛋!是的,從今以後我不會再追除了鼠蹊部肥大(Betty註:似乎是梅毒的症狀?)的美貌外一無是處的女孩了。」

Remus試著不要因這抉擇的措詞而笑出來。

「除了Scarlett Artemis,因為我絕不會停止追求她的。」

Sirius——

「別這樣,就算是也會想著她來打砲的。」

「快吃你那該死的蛋糕,在我對它動手前。」

Oh,你想要來一點,對吧?」

他放棄似地跟著玩了起來。「Oh,是的,Sirius,我親愛的。」Sirius用手指頭塞了一些蛋糕到Remus嘴裡。「Mmm。」

「你們又在XXXXX(互相調情?互相安慰?)?」James站在門口問著,Remus甚至沒聽到開門聲。

'Are you two shagging again?' asked from the doorway. hadn't even heard it open.

「事實上,我們的約會是如此地順利,所以我們這兒還有兩個光著身子的女孩。」Sirius的聲音從床的帷幔中透出。

「我要看到才相信。」

OhAmanda。」Sirius用一種充滿誘惑而讓人臉紅心跳的音調吐息著,將他的手摀住Remus的嘴,而後充滿熱情地親吻自己的手背。

Mmmargh!」Remus叫著,試著從落湯雞般的友人身上掙脫開,並同時挽救他剩下的巧克力蛋糕。

「老天幫幫忙,Black,我知道你在性這檔事上受了挫折,但你至少該放過Remus的。」Peter竊笑著。

「你們不能給他條毛巾嗎?」Remus問著。「他把我整個床都弄濕了。」

「克制點吧你。」JamesSirius說,交給他一條毛巾。「你沒說你有蛋糕的!」

「不久前才有的。」Remus替他說明,並把一條毛巾扔到Sirius頭上,試著擦乾他的頭髮。「你們為什麼沒被淋濕?」

「我們恰巧錯過了這場暴雨。」Peter說著,爬上床的另一邊。「因為跟蹤著Lily跟蹤得無聊了,所以就先回來。」

「是我們其中之一感到無聊了。」James氣惱地說。「你真不夠朋友。」他指著Peter補充道,而後也用手指挖了塊巧克力糖霜。

「嘿!」Sirius嘀咕著,想丟掉毛巾、把James的賊手移開。「這是我的!」

「你要Peter對你那有毛病而三不五時的跟蹤關係盡怎樣的效忠才算是朋友呢?」Remus問著。

「誰打了你?」Peter詢問。

Fergus Patrick,我們會讓他好看的。」

「把體液著色嗎?」James狀似無意地問著。

Oh,沒錯這是最起碼的報復

「你真的知道你臉上有巧克力嗎?」JamesRemusRemus反射性地低下頭,但當預想中的舌頭沒有到來,他只是煩躁地用力抹著臉頰。

「嘿,讓我來吧。」Sirius撲向他,開始舔了起來。

Argh!」

Remus此時就快掉下床了,而James伸手一把將蛋糕接住。鬧哄哄地爭吵即將展開。Remus將莎士比亞全集丟至地板上以防它發生任何損壞,或者任何人被它砸到頭。

他原先以為事情會更糟的。但他交了新朋友,而Sirius只受了點嘴角的傷,且任何更糟糕的事都沒發生。『只要結果好就一切都好』,他決定這麼想,在他試著將Sirius冰冷潮濕的手自他的上衣處移開時。在這同時,他的臉在他不注意時被抹上了一點巧克力糖霜,而他們其中之一的牙齒撞上了他的脖子,爭吵持續著。

 

 

後記:Sirius這個大白痴~~~~

1.'Yes, so where does it say 'Forsooth, and verily did the blood spurt forth from his wound in great plumes of scarlet, gushing from every orifice, including those newly created, drowning his enemies in pouring red rain--'

這是Sirius的一番描述,挺有個人特色的,大家也可以試著翻翻看:)

還有,這段情節裡還惡搞了一個地方,希望大家能發現~~~(嘿嘿*^^*)

2.在此宣佈霍格華茲F4正式成立XD~~

James:健康平實的自信美,如鄰家大哥哥般()

Sirius:黑暗深沉的妖艷美(~),是說,深沉??哪裡深沉了??為什麼我都沒看到??(這人只看到一個蠢蛋XD”……)

Remus:病弱書生的蒼白美>////<~~~

Peter(可以忽略嗎^^||):吉祥物和道具陷阱專用(再毆~)

喔喔,我喜歡James,不愧是身為總攻的氣勢呀XD~~~好喜歡這樣充滿自信的小鬼>////<~~~

3.請大家和我一起跟著Remus喊:賤人!(唔,直譯的話好像可以翻成臭婊子;另外補充,淫蟲的直譯是皮條客~~);雖然我還滿喜歡Jemima的,不過她們的心機都好深唷@@,只有某犬還自以為自己是萬人迷……,而某狼,其實你只是在忌妒吧……

4.我被篇末那強大的閃光彈擊倒了XDXDXD~~~

5.用詞好低級,翻這種文以後沒臉見人了啦>_<~~~(是說你還有形象可言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tty302 的頭像
betty302

薩摩芋と夏蜜柑

betty3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