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著第三樓層迴廊走著,James終於再也無法克制自己,Remus注意到他不斷地竊笑著。

「你穿這個只是為了讓我笑吧?」濃重的鼻音。

「閉嘴,James!」Remus噓聲表示。

「恩,閉嘴。」Sirius咕噥地同意。

轉角處傳來聲響,很明顯是人的聲音。Peter的手指緊緊掐進Remus的手臂。Remus厭惡當一個英勇的領導者,這通常該是JamesSirius的工作。他躡手躡腳地沿著牆邊前進,專注地環視四周。一對雷文克勞的情侶正靠在牆邊親吻,或許還有更進一步的發展。他安心地嘆口氣。在其他時刻也許他會對他們扣點分,但他現在不能這麼做。

他面向其他三人並將手指放在嘴唇上表示噤聲,特別是對著James的方向。

這對情侶甚至沒留意到他們從旁經過。

在他們一脫離那兩人視線範圍,James便笑得更大聲了。

James,我警告你。Remus用他那如同師長般的語調說著。

「喔,但是——哎唷!Sirius剛剛大概教訓了他。很好。

「保持安靜。」Remus簡短地停頓。「你還穿著那內褲嗎?」

「噢!」James尖銳地喊著。「你們兩個!你讓他穿蕾絲內褲!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你應該老早就告訴我的。噢,看在上帝的份上,Sirius,我們可是在這裡試著幫你矯正狀況。James又開始竊笑。「有什麼好笑的?」Remus冷冰冰地說。

「你說要矯正。」

「請告訴我這到底哪裡好笑——okay,不用了,我知道了。重點就是:Sirius,你天殺的幹嘛還穿著史萊哲林的女生內褲?

……

「史萊哲林的內褲?」James問。

「沒錯,我不在乎,讓我們忘了這話題吧。」

噢,天阿,這就是她們對他做的事?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消除她們的記憶嗎?Peter充滿敬畏地想著,史萊哲林竟已墮落到用強迫異性裝扮做為一種羞辱人的方式。

「很接近了。但實際上不是這樣。Sirius,從你一進肖像洞到現在,你連試著解釋為什麼穿成那樣都沒有。

「沒有嗎?呃恩,當時我全身光光而手邊沒任何衣服。」

「我明白了。顯然這樣比較不會丟臉——不要緊。我想為了讓計劃更有效,我們也必須找出你的衣服吧?儘管或許沒人知道那是你的。但這還是行不通的——要是我們進不了女生寢室該怎麼辦?

「這是你的計畫。」Sirius慍怒地說。

「我注意到你們可以一直講話,而我卻連笑都不行。」James緊接著他們的談話指出。

「他說的沒錯。快點走吧!」Sirius命令著。

「但——

「讓我們只去看看發生什麼事就好,好嗎?雖然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人,但我真的不能再陷入比現在更嚴重的麻煩了。」

「做都做了,沒有臨陣退縮的!」James說得太大聲了,他對著空氣揮舞拳頭,提起斗篷的一角而使他們的膝蓋以下露了出來。

Remus知道要陷入比現在更嚴重的麻煩是容易得很,但在他一開始選擇和這夥人做朋友起,他便已放棄那享有寧靜日子的權利了。「這想必是你所經手過最大的一件約會性衝動鳥事吧。」他向Sirius嘀咕著。

OhRemus,你知道你說成那樣有多傷我的心嗎!Remus笑了,至少Sirius還對他邪惡的幽默感有所回應。

「就像穿著女用內褲一樣傷你的心嗎?」

「閉上你混帳的嘴,James。只是因為你忌妒

「請回到計畫上!」Remus惱火地噓聲表示。

「他真的穿了女生的內褲?」Peter問。

「是的。」Remus冷酷地申明。

                                        

「你確定是這兒?它只是一面牆。」

Petey,我們之前來過這兒了。

「不要提醒我。」Sirius嘀咕著。Riddle-me-ree」牆壁在他們的眼前打開。

Oh

「你們兩個待在這,假如教授出現再發訊號給我們。」

「哪種訊號?」

「你自己想。」Sirius將斗篷扔給Remus,而後一同鑽入裡面。

「呃這樣好嗎?」Remus不想在James現在這種狀況時讓他做任何困難的決定,但Sirius已拖著他穿過了門。

他們不用走多久就聽到聲音從交誼廳傳出。Sirius將他推到牆上、把他拉回來。Sirius正顫抖著。Remus不知道這是盛怒還是恐懼,又或者是兩者的結合。

「你還真敢。」一個女孩的聲音近乎假笑地說。

「我知道——Bellatrix Black得意地回答。

「我實在想不透你為什麼這麼做。」另個女孩的聲音聽來充滿懷疑。

「這是個完美的計畫。」

「我不是在問怎麼樣,而是為什麼。你怎麼能忍受——

「別笨了,你這蠢女孩,任何人都能的。」Bellatrix厲聲地打斷。

「就算他沒戴面具,我也能對他這麼做。」第一個女孩同意道。

Remus感到隔著肩膀,Sirius正劇烈地戰慄著。

「我只是不明白你怎麼能冒著讓Rabastan知道的風險去做——

「聽著;Sirius是家族的成員。Rabastan會懂的,盡我所能地拯救他是我的職責。」邪惡地笑著。「而且,我比你們了解Rabastan得多了,我敢打賭Rabastan聽到我蒙住Sirius的眼睛、把他綁在床上玩弄他,一定會對這主意十分滿意的。

「我不須要知道那個!」聲音聽來較理智的女孩尖銳地說。

Remus可以說Sirius也不須要知道那個;他正絕望地倚在冰冷的石版上,緩慢地死去,於是Remus理解到他自己必須先採取行動;Sirius被恐懼與噁心嚇得不能動彈了。

Bellatrix可以進行關於Rabastan Lestrange更令人作嘔的邪惡性幻想細節描述前,Remus深深吸了口氣,扔開斗篷,把他自己扔到女孩們的面前。

Expelliarmus(『去去,武器走』)

他耗費很大一番力氣。三枝魔杖飛到他手上,而Bellatrix——被他的咒語衝擊到——從她坐的地方狠狠地飛向後方,砰地撞上後面的桌子而坐倒在地上。

她對於被繳械這件事顯得不怎麼苦惱,僅僅是邪惡地笑著,慢條斯理地說。「瞧是誰來了。」

「我說過這不是個好主意的。」第一個女孩——嚴肅地面容配上短褐色的髮——頑固地強調著,生氣地繃著臉。

「是Sirius的小情人,你忌妒了嗎?Bella睜大雙眼,裝著天真無邪地說。

Obliviate(『空空,遺忘』)Sirius尖聲地喊,突然出現。Bella的頭垂掛在桌邊,目光渙散。

Stupefy(『咄咄失』)Remus再下一道,她的身體猛地一抽,眼睛闔上了。

「做得好。」褐髮女孩幾近認同地說。

「呃——」另一個女孩——Remus注意到她是個亞麻色頭髮的嬌小女孩——正緊張地攪著手指,看來非常困窘。

「我對所作的一切感到抱歉。」Remus說著,開始感到些微的罪惡感。Bellatrix無疑是個徹頭徹尾的惡魔,但這兩人看來卻十分無害。但她們當然仍不可信,仍需要被移除記憶。「你們知道她還告訴了哪些人嗎?」他誠懇地問。

「你也要把我們的記憶移除,是嗎?」亞麻色頭髮的女孩問著。

另個女孩翻了翻眼珠。「別傻了,當然。你介意什麼?這也許能阻止你對像Black這樣的白痴流口水呢。

「嘿!」Sirius抗議地嚷著。

Remus不得不暗自同意,Sirius的確是個白痴;尤其是現在,穿著女性內褲加上臉上那愚蠢的黑色塗鴉。或也許是化妝。他告訴自己專心點;現在不是擔心Sirius可能潛在的異裝癖的時刻。

「請告訴我,還有其他人嗎?」他再問一次。

「我想並沒有。除非她和人討論她將要去做什麼,儘管我懷疑這的可能性。她只是很普通的一時興起吧。」

Sirius深深嘆氣。「以防萬一;三年級男生寢室在哪?」

「那裡,右邊第二個門。」

「吶。你可以應付兩個沒魔杖的女孩的,是吧,Remus

「恩。你別做得太過火。」

「我嗎?」他問著,在他離去前抬起一邊眉毛朝著Remus給了個眼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tty302 的頭像
betty302

薩摩芋と夏蜜柑

betty3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