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us咬著嘴唇。「我真的感到很抱歉。」他向女孩們說著。「誰要先來?」沒有人有任何反應。

「你做吧。」亞麻色頭髮的女孩最終嘆著氣說。

『空空,遺忘』、『咄咄失』。Remus用平板的語調說,心裡不太舒服。她垂著頭倒在地板上。

「你要從哪時候開始移除?」剩下的女孩問著。

「整個今晚不,昨夜。不管是什麼。」

Oh。你必須這麼做嗎?

「只是以防萬一。」

「但我在兩個小時前才知道Bella做了什麼。

「我很抱歉,但我不能真的相信你。」他悲傷地告訴她。

「我知道的。Bella有時可以是個遭透了的母牛。

「沒錯,但Sirius可以是個令人敬畏的白痴。

「說得好。我該摸清楚對方是哪個該死的傢伙的,在我——被他們親、且毫不在意地被蒙上眼和被綁住——之前。」

「謝謝,但我不想想像那些畫面。」

「抱歉。他真的很苦惱,是吧?」

「恩。因為這樣,他說服了我。」

「你真是個聖人。」

「是的

「不要太難過啦,你只是非常好心地幫你朋友一個忙而已。」

「恩。」回應著,他發現眼前這奇特的女孩十分難以應付。

「抱歉,我知道自己這樣說很糟,但我真的在這舞會有了段很棒的時光。我認識了一個男孩,他人很好,而在面具等遮蔽下,我卻不知道他是誰。我不想就這麼忘了他……

「那個人不是Sirius,對吧?

「不是,我認為他只是個討人厭的傻瓜。」

「我也是。」幾近不由自主地回答。Remus發現他坐在她面前僅僅數呎遠的地方。他也發現自己相當喜歡她。「我沒有移除你朋友什麼重要的記憶吧?」

「只是另一次和她那愚蠢男朋友的吵架,他會非常高興她不記得他曾罵她是打瞌睡的母牛的。」

「那麼,我該從哪裡開始移除?」

「你一定得這麼做嗎?也許我也不想忘了你。」

「現在我知道了,你只是在戲弄我。而我也開始擔心Sirius會對他弟做什麼事

「他大概把全部寢室的人都施記憶咒了吧。」

「噢,天阿,他會這麼做的,難道不會嗎?」

「恩。舞會結束之後,半夜開始吧?」

「我會試試。」

「吻我。」

「什麼?」

「吻我,在你把我的記憶帶走前。然後請別把我擊昏。」

他仔細地看著她。她是個文靜機伶的可愛女孩——恰巧就是他的型,真的——而且顯然很聰明,但儘管如此……Remus Lupin僅僅是沒做過這類事。至少不常做。儘管現在正值深夜,而他卻闖入史萊哲林的交誼廳、對某些人進行著攻擊……

「我不認識你,我甚至不知道你的名字。而你是個史萊哲林

「所以呢?不管怎樣,我至少在一分鐘後就什麼也不記得了。」

RemusSirius消失的方向迅速地掃視過,儘管這顯然無關緊要;Sirius已在這晚闖了無數的禍。

於是他傾身向前,仍然握緊了他和女孩們的魔杖,以防這只是個詭計,但看來似乎不像。她的嘴唇柔軟而溼潤,有蘭姆酒的味道。她輕輕張開嘴,伸出舌頭與他的交纏。於是他的腦袋被『mmm『天哪,我正在親一個史萊哲林——』攪和著無限迴圈。她的手托著他的下巴;她的動作顯示她並不是要試著搶走魔杖,而他加深了這個吻,試著回想前次他是如何做的,以及該死地現在他該怎麼做。

抓住這充滿浪漫氛圍的瞬間,彷彿覺得這是個很好的戲劇性轉戾點時刻,他舉起他的木杖對著她的太陽穴,仍然親吻著她,感受到她輕輕地點了點頭。「『空空,遺忘』。」他在她嘴邊輕柔地低語著。

他覺得天花板好像展開了,而傾盆而下的水流及異物(天才知道那是啥)從他頭上潑灑下來。他對自己原先所預想的戲劇性氛圍感到十分遺憾;也許這就是當一個史萊哲林在他們的交誼廳親了一個麻種,所會發生的事吧。

在他耳邊傳來倒抽一口氣的驚叫聲,儘管他的眼睛被水與泡沫弄得模糊不清。而它們依然從空中傾灌而下。

「到底怎麼了?」那一分鐘前他還在親吻的女孩,現在正大聲叫嚷著,聲音聽來十分困惑。「而且我到底在哪?」她持續著冰冷、遙遠的聲音——被施記憶咒的人之典型症狀。至少咒語成功了。

「快跑!」他聽到Sirius的叫喊。「你在哪?」

「在這裡!一直在聊天!」Remus扔下女孩們的木杖而迅速起身。

「快給我滾過來,你這混蛋!」

雨柱和泡沫充塞各處,他向著Sirius出聲處跑去。

「是你嗎?」他問著,抓住一隻手。

「恩。」

「你披了隱形斗篷?」

「恩。都辦好了?」

「沒錯。你呢?」

Sirius帶著一種十分滿意的神情回答,你一看他的臉,就知道該擔心了。

他們踉蹌地匆促走向門口,能見度極低,他們試著急奔,卻不請楚該往哪個方向。

「這到底是什麼?」Remus絕望地問著,摸著牆壁沿著走。這面冰冷的石製牆壁就像其他在城堡內各處的牆。

James

「不這是James做的?」

「恩。」

空中瀰漫著混亂的叫喊聲。各院的學生都離開了寢室,逐漸擠滿整個交誼廳。他們必須逃出來,且要快。

「怎麼做的?他施了什麼咒?」

「是滅火器。佈滿了整個學校。」

「呃?」

「為了避免極端的緊急情況,這水和泡沫可以撲滅任何種類的火,甚至幾乎任何種類的咒術。」

「我們沒辦法施任何法術?」

「一點也不行。只要它所到之處的法術都會失效。希望你的記憶咒成功了。」

「我想是的,她聽起來很困惑。」

「恩。」

他將Sirius拉近,壓低聲音地說。「等等,這是James的訊號?

「我想是的。」

「所以有人在那邊!」

「恩,讓我們祈禱這不是Dumbledore吧。

「我們必須在教授們發現他們之前找到他們!」

「噢幹!該死的!」Remus不懂Sirius的壞情緒為何說變就變,儘管Remus也憤怒地足以殺了James「啊!那個門!」

他們穿過了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tty302 的頭像
betty302

薩摩芋と夏蜜柑

betty3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