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us仍舊睡得不甚安穩,且對於Sirius竟睡得像個安祥恬適的小嬰兒、把所有問題丟給他感到極度憤怒。

儘管折騰了整晚,他還是早早起床,並不覺得可以應付Sirius困惑的疑問或是JamesPeter的的宿醉,他悠悠地下樓吃早餐。

當他坐下時,Lily給了他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他不想和任何人交談,所以,他開始玩弄食物、嚼著手指,並苦惱地發現,儘管他已經努力地沖洗過,但他身上仍有一股滅火泡沫的味道。他想這泡沫不只能滅火、撲滅魔咒,大概還能殺死所有的病菌吧。

「早呀,Potter!」Lily說著,似乎有點太大聲了。

「嗚噁——」James呻吟著,不斷重複著和死亡有關的字。「我好想死。」

「我也想要你趕快去死。」Remus對他說。

「再算我一個。」Lily補充,移動到Remus座位的旁邊。「所以,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McGonagall看來不太高興,不是嗎?」她愉快地說。

Remus不敢看她。James哀號著問道,「你告訴她了?」

「我好像該這麼做。」

Peter鑽進James身旁的座位。「我們快死了。」

「你們的確是。」Lily得意地說。

Oh,你到底有什麼問題;因為我們搞砸了你和Simple Simon的約會?」James咬牙說著。

「不全然是;我有個愉快的夜晚。直到我在凌晨兩點被一堆水和泡沫給弄醒前,它都是的。」

「該死、該死、該死、該死、該死。」

「這沒用的,Peter。」

Oh,閉嘴,James,這都是你的錯。」Peter很明顯的對他們陷入的麻煩不滿。

Sirius呢?」Remus問,試著打斷爭吵。

「在沖澡吧,我想;這該死的泡沫很難清理。」

「我知道。他看起來如何?」

「誰?」

Sirius。」

「不曉得,像平常一樣,我想。」

「很好。」

「嘿他昨晚穿著——」

James!閉嘴。我們沒在說這些。」

「你們很快就要把全部事情告訴DumbledoreMcGonagall了。」Lily打斷。

「我們要告訴他們什麼?」

「聽著,別問了。當必須說時,你會知道的;我只是該死的不想現在談。」

「早安?」Sirius困惑的說著。

「喔,Black,好好期待即將來的災難吧?」Lily微笑。

「呃?」

「你的災難。當McGonagall抓到你們四個後,會對你做的處置。」

「為什麼?發生什麼事了?」

James不屑地哼了聲。

「不,真的。James,我不記得了。」他非常擔心地看著他最好的朋友。

「這好。所以你不打算殺掉我了?」

「為什麼?你做了什麼了?喔天哪,我甚至不記得喝了什麼,好吧,不。」

「你們不能都閉上嘴嗎?我很累也很煩,而我們正陷入這麼大的麻煩,閉嘴一下是會殺了你們嗎?」每個人都對Remus的突然爆發吃驚,但他不太在意,至少他們閉上嘴了。

Lily拍拍他的手臂安慰地說,「冷靜點吧,一切會變好的。你需要做的只是結交些新的朋友。」

「我甚至不知道你在嘀咕什麼。」Sirius抱怨。「至少你沒有醉到甚至忘了自己昨晚喝了酒。」

「你看來不太醉,Sirius。」Lily表示。

「呀,他比看起來醉得多了;吐滿整個浴缸,害我必須把那堆噁爛物清掉才能洗澡!」

「那是James。」Remus疲倦地對他說。「Sirius吐在馬桶上,所以你說你必須用浴缸。」

「喔。所以你天殺地到底在哪沖澡?」

「在級長浴室。」

「喔。」

「我怎麼什麼都不記得。」Sirius抱怨著。

「別擔心它吧——」Remus

「我不是在擔心,只是很煩惱很煩惱。昨晚我過得很棒。」

「不,你沒有!」Remus說,不自覺地太急太快,害怕Sirius的記憶有回復的可能,也害怕自己會不自覺地脫口而出,那些他極力避免大家知道的事物。他必須確定就算自己已經很累了,所施的記憶咒仍是有效的。

「我有。」Sirius得意地宣稱。「有一件紅色蕾絲內褲在我床上。」

James噴笑出聲,但隨即又倒在桌上難受地嗚咽著。Peter用雙手摀住嘴。Remus想他快完全喪失自身的幽默感了,而做為全校唯一知道昨晚來龍去脈的可憐人,對他真是個異常沉重的負擔。儘管他認為Dumbledore應該會還諸一切公道吧……

提示般地,老人清了清喉嚨。

「混蛋。」James立刻停住笑聲。

「只說幾句話。」他沉著地說。全校師生看來好奇著、極度想知道到底是誰昨夜啟動了消防設備。人們已經開始看向JamesSirius所處的位置。

Remus試著分清校長的聲音和嘈雜的喧鬧聲,但這未免太過困難。之中有些憤怒的聲音,大概也有些看熱鬧者——假使他們只被小小的波及。

「我想你們肯定有了個極度愉快的夜晚,但非常遺憾的是,極少數魯莽的小夥子認為該把這一切搞砸。關於緊急撲滅裝置突然啟動的事,除了它的咒語已被更動外,我沒什麼可說的。而你們身上的味道需要一個禮拜才洗得掉。」

「另一點很重要的:任何對昨晚感到極度困惑的人都該去找Pomfrey夫人。如果你或你身邊的人遺失了昨晚的片段印象,那麼你的記憶也許被重置了。我們很樂意幫助你,而我們也需要重建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任何覺得自己也許幫得上忙的人,都請你們來找我,我今天整天都會待在校長室。而我將在十一點後有空,在我和Mr. PotterMr. Black的會談結束後。就這樣。」

「去死!」James用力的搥桌,隨即是抽搐扭曲的咒罵聲與疼痛的手,他將臉埋在手臂中。

Remus抬頭看見Dumbledore正用尖刺的眼神譴責他們、掃視過大廳,後面緊跟著的是McGonagall教授。

「好吧,他還不能找我談,我要先去找Pomfrey夫人取回我失去的記憶。除非你認為Dumbledore夠聰明到可以知道昨晚誰喝了酒。」

「恐怕不行。」Remus極度疲倦地嘆氣。

「你怎麼能這麼冷靜?」

「讓我到Dumbledore的辦公室再解釋吧?」

「你知道的!你知道昨晚發生什麼!快告訴我!」

「等我們到了那裡。」Remus說。他注意到James在一路上都異常安靜,不願告訴Sirius他所了解的片段,但他可不想在James還正宿醉時對之發作。

「不!你必須現在告訴我,否則我們怎麼想得出該告訴什麼?」

「我們是要去告訴他事實。不是全部,但幾乎是所有的事。」

「但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你很快就會知道的。太快了,真的。」他補充,在他抬起頭而看到McGonagall正嚴肅地瞪著他們。

James又再度呻吟而停住。其他人也調整步伐。

「我會記住這句話的,Remus John Lupin。」Sirius不滿地嘶聲。

這真是無上的恩典,他嘆著氣想。McGonagall正站在他們身後,眼神是全然地嫌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tty302 的頭像
betty302

薩摩芋と夏蜜柑

betty3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